古丈跳马节和厄巴舞

时间:2014-02-01 21:41  来源:武陵网  作者:李琳筠 伍秉纯
分享到:

       一、引言

    古丈跳马节申报文本由县文物局退休干部伍秉纯执笔,于2009年2月26日《湖南省人民政府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通知》(湘政发[2009]9号)公布。2009年,奓巴舞申报湘西自治州第三批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评审没有通过,2010年,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吴善流在红石林镇马达坪村调查发现流传原生态的厄巴舞,经过调查证实,奓巴舞和厄巴舞的公用和目的及演技都十分相似,断龙山乡流传的奓巴舞有六套动作,厄巴舞则多了两套动作。经过收集资料,在湘西土家族民歌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向汉光的指导下,由李琳筠执笔申报文本,2010年12月21日,在《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四批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命名第二批及第三批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通知》(州政函[2010]206号)公布。两个项目在其它地区没有流传迹象,为古丈独有,故备受社会各界人士关注,相关面世的论文颇丰,除了本土民间文艺工作者整理撰文,相关专家学者的论文如:熊晓辉的《土家族跳马仪式音乐个案调查》(《梧州学院学报》2010年第6期),《傩坛仪式与梯玛角色——湖南古丈县白溪村土家族"跳马"仪式的人类学考察》(《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3期),陆群的《“扎巴日”:土家族最古老的生殖舞》(《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6期),陈廷亮、陈奥琳合著的《“扎巴日”辩正——兼与陆群教授商榷》(《土家族研究》2011年度第2期)……等等。限于篇幅,不一一罗列。

    笔者至2005年5月,古丈县民保中心挂牌开始工作,一直从事县内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查,项目申报诸方面事宜,认为诸多相关翰文精论为古丈跳马节和厄巴舞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承传和开发,提供了极好的帮助,起到县民保中心想做而很难做到的效果。闲时和老同志们交换看法,笔者认为有些文章中的观点与我们了解到的实际情况还有一定距离,出现可供商榷之处。笔者反复翻看了申报文本,又查证有关文献,并多次进村窜寨走访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和民间艺人,现写出这个拙文,算是和关心这两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专家学者们作点探讨,谋求共识,利于申报和宣传,稗益保护传承。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二、古丈跳马节

    (一)、基本内容

    古丈跳马节,俗称“跳马”,在春节后第一个马(午)日进行,属阖族连寨节日性酬神歌舞盛会,有许马、择日、扎马、操旗、调年、驾马、西可乐、出马、祭神、跳马、烧马、抬老爷、问老爷、烧老爷等内容。跳马活动在于通过祭祀,酬谢神灵,祈望年丰,国泰民安,并以展示安居乐业,村发人兴。传统古丈跳马节的基本程序如下:

    1、 许马

    古阳河流域土家先人为了祈望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于是向主管山坡五谷杂粮的土地神许愿。土家人认为马是最宝贵的礼物,唯有马才能充当祭品。农历二月二,相传为土地神生日,届时由寨主领头,每家一人,来至村头的土地坪,向土地庙中的土地菩萨许愿。先上生,即抬着活猪以供;后上熟,即用猪头及全副内脏热气腾腾地敬土地神。众人一齐跪下,磕头,奠酒,土老司念念有词:“抬头望青天,师傅在身边,来到大皇土地殿前……领受在前,保佑在后。千年毛猪一头,凤凰鸡一只,敬你老人家,保佑寨上清静平安,五谷丰登。今年年成好了,我们就跳马。现从六匹许起。阴阳隔纸不得相见,以珓为凭。”若连得阴阳圣三珓,意即土地神已答应了;若没得,两匹两匹往上加,直至十二匹时,土老司又开口了:“一年十二月,给你老人家谢个月月红。”若如此时再拗珓,只好许十四匹,其中两匹归领寨去扎。

    除许马之外,还要许炮火(鞭炮),同样以珓为凭,十万响为限。许马仪式完毕,用一红布披挂在土地神头上。参加仪式的众人,通通在土地坪共食猪羊,以示庆贺。

    2、 择日、扎马

    许马后,春耕将至。人们经过一年的辛劳,秋后粮食丰收,遂择日跳马,以酬谢土地神。农历正月头一个马日(午日)定为跳马日,有时,亦选择正月十五那晚举行,以便安排各项活动,为元霄之夜增辉添彩。

    扎马一般安排在腊月间,地点在村外溪边一个名曰马扎冲的岩坝,一切花费众人筹集,有钱出钱,无钱出力。人们因陋就简,用纺线的纱箩和竹篾做马头马颈,用挑篮和竹篾作马身,用被单作马皮,用枇杷叶作马耳,用棕树作马尾鬓毛,加以裱糊彩画,即成一匹壮马。当地民谣唱得好:热溪土蛮有古根,不等三年装马灯,两个纱箩来作嘴,一床被单盖脚裙。如今,人们嫌马扎冲路远不方便,改为其中一匹马在那儿扎,其余的就在村外一个偏僻农舍扎制。马扎完毕,得挑选身强力壮的后生担任骑士,在村边不显眼的地方进行操练,做到动作熟练,不露破绽。

    3、 操旗、调年、贺马

    马日的前三晚(有时甚至前七晚)都要举行操旗表演。正旗有十二面,长方形,为红蓝黄绿各色,最大的是龙旗凤旗,滚边带丝;陪护旗数杆,为三角形(即蜈蚣旗);此外还加进朝代旗,人们记得有一杆旗上书有“咸丰”二字。所谓操旗,就是旗手们拿着彩旗,在锣鼓点子的指挥下,进行列队与操练,其步伐有慢步、细步、梭步、快步、跑步等,队形变化多端,彩旗迎风飘扬,令人眼花缭乱,旁观值日者放鞭炮,以示鼓励。操旗队伍沿着村寨街头巷尾进行,最后来至土地坪,将操旗表演推向高潮。操旗一般都在傍晚举行。

    操旗之后,就开始调年。土家打鼓调年就是跳社巴舞。调年规模不怎么大,且不用土老司主持,男女老少自行组织起来,在锣鼓声中围圈而摆,尽情欢跳,两人一组,面面相对,踢踏摆手,翩跹进退,扭腰旋转,刚健有力,大都跳些模拟农活动作,舞姿矫健,粗犷大方,乡风浓郁。人们边调边唱,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有男妇双方爱慕表白。调年一直要进行到天煞黑才收场。与此同时,土地坪两边搭的临时戏台掌灯,演人们爱着的高腔、阳戏、或者灯戏。

    凡此种种活动,一直要廷至马日前夜。马日前一天下午,还要进行一场热闹异常的贺马表演。贺马,顾名思义,即祝贺。邻近的村寨客家和苗家与土家早有姻联关系,彼此和睦相处。他们特组织庞大的龙灯、狮子灯、武术贺马队伍,抬着用竹摇杆绞着的长串鞭炮以及三眼炮,在鼓锣声中浩浩荡荡向土地坪汇拢。主人亦出动溜子队、操旗队,抬着老爷出寨去接,在土地庙前同拜土地神。拜毕,举行玩龙舞狮表演,共庆土家盛大节日。 

        4、西可乐

    西可乐表演是在马日前一天晚上,紧接操旗与调年之后进行的节目。西可乐系土家语音译,汉语简称西灯或邪灯,确切含义待考。现有四种说法可供参考。①“西”意译铁,“可乐”即荒笼柯,连起来意为用铁制的生产工具去开垦荒山,展现先民披荆斩棘砍火畲挖土时的欢乐情景。②西可乐意即铁坨子,土家民间故事中,讲述一位农妇用绳拉铁坨子在地里来回行走,以除去杂草。③西可乐即“打鸣——咳”的意思。打鸣即召唤,咳即玩,整个意思是“大家邀约玩热闹”去。④按意可译为“捆草”,把草一捆一捆地从高处“滚草”或“抛草”,可当“毛古斯”舞理解。西可乐表演者为男性,有的头戴罗皮帽,有的用帕子遮着脸,有的倒披蓑衣,装扮成一群山鬼子从马扎冲呐喊着冲进土地坪,表明山鬼子也高高兴兴地参加跳马盛会。他们在灯笼火把的映照下,在坪场当中分头同时表演打粑粑、钓鱼、扎豪、掳虾、打卦、打莲花乐、送春、打九子鞭、打溜子、吹木叶、春牛耕田等妙趣横生的原始艺术,并与观众交流感情。例如打粑粑的两个男士,蓑衣倒披,用勾勾槌向粑粑槽(地面)使劲反复锤打,扮演妇女的一旁作虚的出坨,做粑动作,并向围观人群送粑粑:“你一坨,他一坨,中间还有一大坨。”又如春牛耕田,装牛的(一人或二人)皮褂子反披着,用枇杷叶作牛耳,用稻草扎两只牛角,在前面爬行,摇头摆尾装成拉犁状,另一农民戴着斗篷蓑衣,掌着木犁,为了安全和便于表演,一般不配铧口,手拿竹鞭驱牛耕田,喝骂声不绝于耳,将田间劳动情趣表演得淋漓尽致。有时,两条牛碰在一起,表演激烈恢谐的牛打架,惹得观众捧腹大笑。算命瞎子拉着胡琴,给观众用土话算命。钓鱼的手拿钓竿,随时向人群中抛饵,猛扑过去声称抓到一条大鱼(一般是逗惹年青妇女)。捞虾者多系苗家妇女,她们背着小孩,手拿三角捞兜,腰系篾篓,穿行人缝间,作掳虾、提兜、捧虾、装虾等连续舞蹈动作,拙朴无饰,滑稽可笑。西可乐表演带有较浓厚的生活气息,表演中既夸张,又不乏细腻。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表演西可东的有男也有女,再不搞男扮女装,衣裳也较讲究,接近生活和舞台装束。导具也较真实,如用真糯米粑或萝卜片片做导具,向观众抛去,众人抢粑粑,有点象土家上梁甩梁粑的味道,把西可乐表演推向高潮。表演西可乐时间较长,这里无论男女老少,演员观众,全体出场,逗趣耍笑,插科打诨,尽兴娱乐,各得其趣,可谓嬉可得乐。

 

    5、出马、祭神、跳马、烧马

    当寨上雄鸡开口啼鸣,宣告马日来临。铁炮轰响头遍,凡参加跳马活动的人各自回家霄夜(禁止吃酒);二排炮响后,跳马队浩浩荡荡沿着马道向土地坪奔来,沿路燃点大股大股油香灯,照得如同白昼。马队三人一组,骑士们头戴草帽,手举篾刀,扬鞭催马,威风凛凛;赶马人头戴纱箩帽,一手握刀,一手拿棕扇(防炮火烧马皮)尾随其后;旗手高擎战旗,马前开道。整个队伍游行次序为:土乐队、操旗队、抬老爷,最后是马队。此时,鞭炮齐鸣,鼓锣喧天,马铃叮当,溜子喋喋。骠悍的骑士大显身手,以跳代跑,所向披靡,杀气腾腾地向跳马场(即土地坪)挺进。

    大队人马来至马场后,由三名土老司及一名女巫带领,在土地庙前设坛祭祀,燃点香纸蜡烛。献上猪头酒菜。掌堂师念咒几遍,带领众人及马队向土地神虔诚跪下磕头三次,转身向天地磕头三次,祭礼毕,鼓锣万民伞放置当中,马队旗队入场进行跳马表演。抬老爷的在四周往返打旋观看。围观的群众人山人海,在圈定的范围外观看精彩的跳马舞。马队在锣鼓点子的指挥下,在热烈的炮火号乐声中,绕场数周后,以刚劲粗犷的马步,变化多端的队列,优美雄健的造型,表现紧张的操练和激烈的战斗场面。时儿马场闲步,时儿互相嬉戏,时儿冲锋陷阵,时而万奔腾,把节日气氛渲染得如火如荼。跳马表演历时大约一两个钟头,其间鼓乐不停,炮火不止,参加演出人数多达数百人。

    尽兴表演完毕,马队旗鼓队送老爷至村后溪边后,再返回土地庙前,土老司焚香烧纸,口念送马经,遂将马骨架堆放在一起,在熊熊烈火中,马骨渐化,意即将马如数献给土地神。

    6、 抬老爷、问老爷、烧老爷

    老爷为黎民百姓父母官,理应受到人民的尊敬和爱戴,也有保佐和庇护人们的责任。人们用竹子扎一乘敞蓬大轿,并精心制作如真人一般大小的官吏,头戴乌纱帽,身穿长袍,端坐轿中,由两名小鬼抬着,四名小鬼手拿乌梢鞭前呼后拥,一顶万民伞开道,鱼贯而入,好不风光。官老爷今天也闲下心来,与民同乐,观看跳马盛典。据说以前县城里的县官老爷常骑着真马亲自观看跳马。当跳马表演结束,马队送老爷于村后,就开始向老爷问吉祥。一名土老司充当百姓代表与老爷对话,另一名土老司模仿老爷腔调作答。将老爷安置坐堂后,充当百姓代表的土老司问:“老爷老爷,今天我们土家举行跳马庆典,抬着你走遍大街小巷,威风堂堂。现在我要问你这当老爷的,今年年成好不好?”

    老爷答道:“年成十二分好。”

    “人民是否安康?”

    “人民安康福长。”

    “六畜是否兴旺?”

    “六畜兴旺发达。”

    “六畜可有瘟恙湿气?”

    “没有瘟恙湿气。”

    ……

    及至后来,问得不着边际,一些问题不是县官老爷能解答得了的。老爷回答时不经意地出现态度。

    问:“今年是否国泰民安?”

    老爷无所谓答道:“这个你应该问问皇上。”

    “那再问你,社会上坏人偷扒摸抢危害百姓你管不管?”

    老爷愠色:“这个我可管不了!”

    “那寨子上牛吃麦子马吃荞你管不管?”

    老爷不耐烦了:“这些区区小事我当官的都管,还怎么做事?”

    百姓代表的土老司与老爷重复一次以上一问一答,老爷态度十分傲慢,死不改口。土老司大怒:“你这个老爷,大事管不了,小事不愿管,看来一定是个糊涂官。来人啦,今天我们也打他八十大板!”

    众怒。在一片喊打声中,原先抬老爷的小鬼这时反仆为主,用乌梢鞭“一十、二十、三十……”重打老爷屁股八十大板。尔后,再审问第三遍,老爷还是不改口,众人怒不可遏,齐声喊道:“把他用火烧了!”老爷于是在熊熊烈火中焚毁成灰,跳马整个活动结束。

    (二)、项目论证

    1、特征:①跳马节的活动以土家族村寨为主体,邀请苗族、汉族同胞参加盛会,即举行“贺马”表演,届时,苗族的舞狮、捞虾与汉族的龙灯参加表演,喻民族大团结之意。

    ②跳马节上举行祭祀土地神仪式,并举行跳马舞表演,最后烧马,意即将马献给土地神,祈望年丰。祭祀活动与歌舞活动相结合。

    ③土家族固有的梯玛跳神、跳摆手舞(调年)、西可乐以及操旗舞、跳马舞在这里尽情表演,既娱神,又娱人,是民族歌舞的大汇集。

    2、价值古丈跳马节是古丈县古阳河中上游流域土家族独特的节庆活动,内容丰富多彩,集土家族民间艺术为一炉,对研究土家历史、征战、迁徙、生产、民俗、民间艺术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

    ①、土家族诸多民族民间艺术在这里都有较全面的展示,并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新的发展。如山鬼子在西可乐中的表演是毛古斯中毛人表演的发展,其对话与屈原《九歌》山鬼与女巫之间的对话十分相似,故可以这样说,屈原笔下的山鬼,与湘西土家族歌舞中之鬼神有着直接的联系。

    ②、土家族的历史及族源,诸说并存。土家跳马节的有关资料,开拓了研究者视野,为土家族与楚族、土著、巴人之间的渊源关系提供了新的思路。与苗族、客家人之间的相邻关怀得到更加清晰展示。

    ③、摆手舞和西可乐在跳马节上尽兴表演,舞姿优美,粗犷大方;操旗舞、跳马舞又以矫健的舞姿,多变的阵容,优美的造型表现紧张的操练和激烈的战斗场面。土家跳马节录像片在中央电视台和各地电视台播放,深受到观众欢迎。

    ④、古丈跳马曾参加1991年中国少数民族傩戏国际学术讨论会田野表演,学者专家观看表演后,认为是古老的土家族民间艺术集中表现。尔后,部分节目又多次在本县旅游区和节庆活动中展演,逐步形成具有湘西特色的旅游品牌。

    3、濒危状况一场跳马活动历时三天,演员人数多达百人,道具制备长达数十天,人力物力财才耗费大,故只有丰衣足食的年份才举行。1997年后至今,古丈县城没有集中举行过跳马活动,大部分参与活动的土老司与民间艺人相继去世,有关跳马的资料很多遗失,譬如“跳马经”已无法找到原始唱本。2005年,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进行资源普查所了解的17位传承人中,有4位老人已经去世。大部分青年男女外出打工,留下老小之辈,培养传承人存在一定困难。可喜掌坛师鲁选明,2010年,已列入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三、厄巴舞

    (一)、基本内容

    古丈县断龙山乡兴风坪村和红石林镇马达坪村为流传中心,以土家族妇女表演为主,是一种古老的民间祭祀性娱乐舞蹈。

    1、断龙山乡兴风坪流传的奓巴舞,又称扎巴舞,也有村落称之“古斯帕帕”。是祭社“扎巴日(ri)”活动中的一部分,六套表演动作,每套动作四拍,反复四次。

    头人祭天。一群姐妹随头人跨步而来,兴高采烈聚拢于祭天坪,大礼跪天。

    魔鹰展翅。模拟磨鹰,展翅遨游篮天,雄视四野。动作特点:手脚同边向前跨,头上仰,先左手左脚跨步,双脚前弓后箭,身体侧向,前左手随头部上扬,后手(右手)向侧后伸直,臀部上翘。

    猴子摘桃。模拟猴儿动作。先左后右,半蹲,左脚跨步,身体前倾,双手前上方弯曲,呈准备攀摘动作,左脚跨,身体向右侧、右脚跨,身体向左侧,双脚跃起,双手上举作摘桃状,脚落地、蹲式,双手拟捧桃作吃状,收势。

    猴子戏蛙。模拟野猴戏蛙,展现勇猛、果敢和机智灵活形象。基本动作:两脚矮桩半蹲,身体前倾,双手着地,双脚向前跳跃,蹬离地面,双手作拨拉状,重复一次。后两节双手向内弯曲,齐胸,先左脚向前跨步,成半蹲式,双手随身向右侧转,收式,再右脚向前跨,半蹲,双手随身左侧作弯箍状,臀部翘起。

    猴子捞月。动作特点:半蹲,上身前倾,先跨左脚,两手侧平展,手脚同边同向,收势半蹲,头后上仰,手上弯曲至颈后,呈仰望状,各式均呈半蹲矮桩,左右互换,收势。大有展示妇女柔美细腻的情趣和优雅纯洁的情思,对美的追求和无限神往。

    母鸡下蛋。模拟母鸡护窝生蛋,开跨半蹲,双手后伸半展开成翅膀状,身体前倾,左脚跳起落地,左腿半蹲站立,右脚抬起弯曲,即半蹲式单脚弯曲站立,收势。换边换脚、两脚两手同前势,翘臀,模拟母鸡形态。突出母性无微不至的情愫。

    2、红石林镇马达坪村流传的厄巴舞。土话译意,厄,猴子;巴,音bà,作“跳”理解,又可当“看”、“看见”,厄巴舞,就是看象“猴子跳的”舞。基本动作有:猴子探水中月,猴下水游泳,扭臀献媚,猴子捞月,猴爬坎,拜菩萨,猴捞鱼,群猴跳圈八个表演动作。

    厄巴舞的表演形式、过程和动作基本上与奓巴舞相吻,多了拜菩萨和群猴跳圈两个动作。单从每个表演动作和表演动作的名称联系,猴趣明显,联贯成一个童话故事情节:月明夜静之夜,一群野猴下山,看到水中之月猜疑不定,但不及细想下水游泳玩个疼快,岸上水中玩着在异性前示爱,玩累了再想起水中之月,潜水捞之,不得,爬岩上坎探望,跳来跳去如人祭拜菩萨样,再下水捞复得鱼,便弃月捞鱼,收获颇丰高兴跳圈祝贺返回。

    (二)、项目论证

    1、厄巴舞(以下没有注明的地方,“厄巴舞”为厄巴舞和奓巴舞两种舞的合成称谓)盛传于五代后期,最初目的在于通过祈禳祭典活动。至2009年,在古丈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大力挖掘原生态传统民族民间文化倡导下,厄巴舞在一年一度的田家洞社巴节上亮相,马上成为生气富于表演特色的节目而被看好。厄巴舞是继土家族哭嫁歌之后,又一个反映土家族女性世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果,使反映土家族伟大女性美德得到发掘重视和展演,丰富了民族舞蹈艺术宝库,为研究土家族先民,尤其是土家族妇女的不屈辱的发展史提供了弥足珍贵的鲜活样式和载体。

    2、两种版本舞蹈中的六个动作完全一样,均模拟群猴天真、活泼好动、无忧虑的群体欢娱生活,舞蹈中频繁出现的展肢、翘臀、仰头扬手、挺胸跨步、跳跃等形象的舞蹈语汇,独特古朴的舞蹈元素,展示出土家族女人的魅力和聪慧、勤劳、朴直、大方和对美的追求,热爱生活,改造自然的强烈愿望,但兴风坪为代表的奓巴舞显得偏重示媚,以马达坪为代表的厄巴舞则追求猴味戏嬉,表演时画脸谱或饰面具,衣裤多用棕及棕叶装饰。

    3、厄巴舞将女性自身的美,即形体美,心灵美,虔诚地献舞展示,取悦族神。同时,吸引异性的舞蹈理念也尽在其中,成为田家洞土家族社巴节祭祀活动中的压轴节目之一。

    四、小结和讨论

    (一)、古丈跳马节,约于明朝初期形成雏形。古丈县古阳河上游山区,地方文献介绍,前后居住过土僚、仡佬、苗族、土家人和汉人。迁徙至热溪(今太坪村)一带的鲁氏自称是鲁大王的后代,宋家村向氏自称向老倌人的子孙,曾经是对溪州彭氏政权构成威胁的宗族,几百年来与彭氏政权合作中貌合神离,对彭氏胡作非为又无可奈何。

    民间传说石马潭鲁大王得神人指点蓄日抗拒朝庭,时间未到仓促行动,石马没法帮助鲁大王成事,最后鲁大王投酉水而亡。向老官人传为沅陵莲花池人,在古丈马草坪得神马,保地方一方安居乐业。所以,古阳河流域的自称是鲁大王和向老倌人后代的土家人认为,马和族人的兴旺分不开,经过历代族人的演衍,将古老歌舞和傩祀有机地融合起来,并借鉴古老文化因素,逐步形成了跳马节庆歌舞活动,展示凝聚的民族力量。跳马祭祀,让人们找到了精神寄托的家园。

    古丈跳马节曾盛行于古丈县古阳河流域的三镇一乡,现在仅流传在古阳镇的太平、舍塔、排口、小寨,双溪乡的宋家、盘山路,以及默戎镇的排口等数个自然村。但历次活动开展中,附近上百自然村寨会自发前来贺马。

    据老人回忆,1942年举行一次,抗日战争胜利后的1946年也举行一次。新中国成立初期,一直没有举行过。1989年2月10日(农历正月十五),首次恢复土家跳马节,湖南电视台和州电视台《湘西行》摄制组拍下活动盛况,并在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栏目中播放。1997年9月建州40大庆时,古丈代表队在吉首市表演土家族跳马。2002年8月,湖南电视台“乡村发现”栏目在古丈拍摄《土家族跳马》民俗片,并在省内外电视台播放。此外,土家跳马还参加湘西州电视台《把丰收的喜悦跳出来》电视音乐片的拍摄。逢年过节,土家跳马节目常来县城参加新年迎春文娱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湘西知名学者石启贵先生在1940年所写的《湘西土著民族考察报告书》中,对古丈跳马作了详细记载。1957年以前,湘西地区为苗族土著民族地区,《湘西土著民族考察报告书》介绍“苗人跳马”非常正确。1957年后,土家族被确定为单一民族,成立“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流传跳马民俗活动的地区相应被区划为土家族地区。在申报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过程中,古丈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听从相关专家的建议,报请古丈县人民政府,定名为“古丈跳马节”。这一命名符合跳马活动流传至今的现实状况,肯定跳马活动为促进民族和睦发展的必然趋势。

    (二)土家族传统文化中很讲究女德,厄巴舞专以女性表演的舞蹈似乎与传统礼俗相悖,按惯例很难有存在的空间,能流传下来,有其特殊意义所在。

    溪州最早有名有姓的头人为吴著冲,或称“吴着送”“峨嵯冲”以及惹巴冲椿巴冲等八个头人。吴著冲被彭氏杀害,溪州日月不明,土人不平,彭氏允许当地土家人在溪州城东门为吴著冲建祠,封吴著冲为都督土地,万灵神王。彭氏为人王管阳,吴著冲为神王管阴。酉水号子有“会溪坪,铜柱溪,五十六旗十八司。吴著祠,土王祠,麻滩要越岩槽里。”吴著祠,最初祭祀老蛮头吴著冲的场所。那么,为何只有通过女性跳舞才达到吴著冲阴灵不再作崇呢?嘉庆二十三年刻本《龙山县志﹒卷十六﹒艺文下》给予了答案:“相传吴著冲为人准头高耸,上现红光,必多杀戳。家人知其然,以妇女数人祼体戏舞于前,辄回嗔作喜,土民所以有摆手祈禳之事。然当年彭瑊夺地,因著冲为崇,立祠祀之,至今赛焉,殆所谓取精多而用物宏,其魂魄尚能为厉者与?”

    考其究竟,还有一个和断龙山乡有一定渊源的故事传说。据当地老艺人宋明海说,古时候,当地有个有本事的土家老头人(王),大家都服他管,老头人下面还有七个同样有本事的小头人。后来,老头人和小头人发生冲突,他人趁内乱剿灭了这个土家族头人,当地土家人被外姓人统治,过着短衣少食的苦难日子。于是,人们很怀念先前有本事的老头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女人们在祭祀老头人时,尽情展示自己的丰姿,相信那么好看那么强健的身体,希冀先人、族神、上苍一定能赐予她们生育出能够赶跑外族统治者、庇护土家族人过上幸福日子的后代。

    这个说法好象过于牵强,结合上述文献,就并非空穴来风。后晋天福五年(940),与溪州刺史彭世愁作战的楚王马希范,急于回朝处理宫廷政变,草草言和,责成李弘皋和向老官人在古丈县境内的下溪州故城会溪坪立溪州铜柱,歃血盟誓,促成“誓山川兮告鬼神,保子孙兮万年春”。彭氏从此揽八百年溪州政权,行初夜权得“彭公角猪”之号,众多土家新妇生头胎忍辱溺婴。这种情况总体上没有波及到贫瘠的断龙山周边土家族,那儿有一个虽说在彭氏土司统治下,但代表着当地大多数土家族的田氏大族。

    古丈县断龙山乡土家族聚居地,为旧时三土知州六长官司之一的田家峒长官司,历十四代。清顺治四年,十一代土司田兴禄内附。田家洞的土家族田姓居多,其次是向姓,吴、罗姓等。清朝文人有竹技词对其社巴场盛况曾作描绘:田家洞畔社场开,姊妹双双赴会来。一尺云鞋花满口,也装莲步入歌台。田家洞的社巴堂,设在一个大天坑平场上,当地人叫着“社场坪”或“舍巴堂”。田家洞人忌讳,认为天坑填不满,谁说“社场坪”在天坑里是不受欢迎的。台地被人们改造成七角形,平时,这上面种庄稼,立春后的丑戊日,修理平地祭社跳“社巴巴”。台地一边小庙里供着一尊手持短刀的社菩萨,又称帕佩菩萨。据《湘西文化大词典》306页载社巴节:“土家族古老的宗教祭祖节日,时间因各地祖先的不同而异,形式上以湘西古丈县田家洞的社巴节最为独特。”而1950年前,断龙山乡田家洞的社巴场,一直为当地八村田姓族人承头祭办。

    不论是在田家洞,还是断龙山乡,乃至古丈县,历代民间口传文学中很难找到正面歌颂彭氏土司的故事,很多民间传说是反抗土司残暴不仁。譬如,彭氏政权建立初期的会溪坪州城方圆三十里内的酉水河和支流古阳河,各种庵殿坛庙阁遗址多达十九处,却没有一处祭彭公爵主,只有征讨过五溪蛮的伏波庙。所以,彭瑊对立面的吴著冲当之无愧地成为人们抗争的英雄人物,吴著冲的缺点也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优点:他毕尽是本族人,再坏也没有外族统治者那么坏。饱尝彭氏八百多年漫长压迫下的广大土家族下层百姓,当然更加怀念曾经让他们有过幸福念想的吴著冲之类本族头人了。为了寻求寄托,各种由祭祀活动表现出的反抗情绪随之出现。在每一年的社巴堂前,除了彭姓之外的土家人尽情演绎着厄巴舞,也是对彭氏土司强权的有力蔑视,对当地土家族人们团结性很有煽动力。

    由于断龙山地十年九旱、生活环境恶劣,人们生活困苦,历代彭氏土司统治阶层剥不到多少油水,便不太关注那里,致使大量古老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在这块土地上得以保存。除了摆手舞和毛古斯外,彭氏统治忽视了的厄巴舞,成了当地各个社巴场上的三大主祭舞之一,并顽强地流传在兴风坪、报吾列、喜其哈、田家洞、溪龙车、马达坪、花蓝村等土家族聚居地。

    宋明海师傅说,厄巴舞不是通过历代祭师(土老司)传授,而是村、族长辈口传心授给下一代。如果社巴场有彭氏统治者,大家就跳摆手舞,没有彭氏统治者在场才跳厄巴舞。宋师傅还听老年人介绍,老辈人跳这种舞时穿的衣服很少,甚至不穿衣服,在一隐藏处表演,专门祭社菩萨,动作极挑逗男性,但姓彭的土家族女性从不参与演出。所以说,厄巴舞是五代后期以来,断龙山土家人反对彭氏强权的一个武器,对于团结当地土家人反对彭氏残暴统治有很大的疑聚力。

    改土归流后,溪州彭氏土司统治退出历史舞台, 展示厄巴舞的内在意义随之发生转型,人们开始侧重舞蹈中的猴趣和女性美。土家人生产工具落后,很难捕捉到山崖上的猴子,认为山猴上山下溪,自由灵活,吃了猴肉让人变得聪明,女人生孕的后代一定优秀。经过展演唯求神祗保佑族人兴旺发达,厄巴舞最初的本意不太为人关注和所知。故此,厄巴舞经过历代土家族妇女们的演绎,又注入许多美好的内涵,形成一种展示女性美的古老民间舞蹈。

    (三)少数作者认为古丈跳马节源于断龙山白溪村,是错误的。古丈跳马节与断龙山乡田家洞社巴节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传统节庆活动,没有直接关联。旧时的古丈跳马节在古阳河上游太坪村和宋家村的鲁、向姓土家族人村中举办。断龙山乡白溪村,又叫巴惹,村民为彭、田、梁、向、葛姓,会土话;白溪关村,土家族,村民为彭、向、张、李、葛、龙姓。两个村均为1977年修白溪关电站从保靖划入,基本上没有鲁姓村民,只有部分向姓村民,从没听说村里流传过跳马祭祀活动。

    目下还没有证据说明厄巴舞源于原始社会的生殖舞。说厄巴舞就是小摆手舞也未免武断了一点。

    摆手舞,在历代演唱中,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为取悦于土司强权。土家族统治集团控制玩摆手,利用神说为统治者的言行服务。彭瑊设鬼堂(社巴堂),通过让女性跳舞玩弄了吴着送的阴魂,同时也玩弄了广大中下层被统治者,一旦时过境迁,转移人们的视线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所以,在鬼堂女性跳舞祭必须一步步的过渡。鬼堂的吴著冲,便被不经意地替换成了彭公爵主、向老倌人、田好汉等人,最终完成最初的目的和功用转型。女性跳舞祭也就脱离了原来的单调,内容不断丰厚,历代祭司(老司)根据主办者(土家族统治阶级)的意图增删修改,直到完全脱离(或者说“剥离”)最初的功利,人们在不经意中接受现实,鬼堂成为摆手堂,女性跳舞祭,开枝散叶演变成大、小摆手舞和厄巴舞。还加了花,不断注入外族文化,走出摆手堂,在现代化的灯光舞台上和中外歌舞争秀。

    在断龙山乡土家族地区,流传大摆手舞和小摆手舞,大摆手舞叫“麦则嘿”,小摆手舞叫“舍巴日”。现在,村民所说的“舍巴日”和“扎巴日”,基本上是指在社巴堂跳的毛古斯,摆手舞和厄巴舞,三种祭舞总的称谓,也叫“跳社巴巴”。显然,厄巴舞不是小摆手舞,表演中不仅仅只突出屁股,屁股舞只能是厄巴舞的通俗之说。

    链接:古丈跳马节和厄巴舞,是古丈县最具地方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之一。

 

  

责任编辑:朱 峰
人参与
标签:
分享到:0
视界 >>更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发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最新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图说新闻
民俗资讯>更多
中国摄影家协会与湘西州联合打造“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
《土家背鼓》在台湾“两岸三地中老年艺术节”上获得舞蹈类金奖
《五彩湘韵》亮相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国家话剧院舞台
大型民族歌舞诗《云上太阳》黔江精彩上演
武陵山区民族服饰展演展示在黔江濯水古镇举行
年味正浓秀山苗族山寨
图说民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