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挽救我们的民歌?

时间:2015-03-24 11:18  来源:恩施新闻网  作者:陈 勇
分享到:

“恩施州有‘民歌海洋’之称,由劳动人民创造并口耳相传的民歌资源十分丰富。过去,行走在乡间,随时可以听到从某个山头飘来的优美歌声,土家汉子们也爱在劳作中吼一曲粗犷的山歌……但如今,行走在恩施州的村村寨寨,已很难听到那些原生态的歌曲了。鹤峰县民歌资源丰富,随着老一辈民歌手逐渐故去,这里的民歌声也在人们的生活中逐渐告退。那些陶醉了一代又一代山民的音乐,我们该怎样挽回你离去的脚步?”

王月姐和王桂姐纵情高歌。(资料图片由通讯员 沈祥辉 摄)


现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没有舞台,没有价值体现,没有物质和精神的驱动,谁还一门心思唱民歌?”3月16日,记者采访覃立华,这几年一直为生意奔波的他张口便答。

覃立华是鹤峰县文化艺术界的知名人士,他婉转、高亢的山歌是当地一绝。2014年,中国文联组织几十名艺术家送欢乐到鹤峰县,覃立华代表鹤峰艺人与乌兰图雅、李玮、春妮等近50位知名艺术家同台献艺。那天,他一曲临时改编的茅坝山歌唱得同台艺术家赞不绝口,被惊叹为“天籁之音”。可是,如此的“天籁之音”其实早已被他压到了箱底,人们难得再有机会听到覃立华酣畅淋漓地唱一回。

原汁原味的民歌是劳动者在生产生活中自己创作、自己演唱的歌曲,以口头创作、口头流传的方式存在于民间,并在流传过程中不断经过人民群众集体筛选、改造、加工、提炼,日臻完美。“民歌的诞生、发展有舞台,民歌的传承与发扬同样需要舞台。”覃立华所说的舞台,是表演的舞台,更是生存的舞台。这个舞台的现状与未来,正如鹤峰县文体局负责人所分析的,生产方式的改变使原生态民歌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劳动环境,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生产力水平迅速提高,机械化生产方式快速出现,沿袭了千百年的生产劳动方式发生了太大变化,伴随劳动而生而荣的民歌就渐渐失去了生存的环境和舞台。

事实确是如此。记者三年前曾经采访过鹤峰县中营镇“民歌篓子”王桂姐、王月姐姐妹,老姐妹曾把鹤峰的“高山音”唱进了中央电视台《我们有一套》栏目。王氏姐妹说,“高山音”是山里人薅草时提神鼓劲的田歌,如“阳雀生蛋在天边,谁人捡到阳雀蛋,儿做皇帝父做官,五子登科点状元……”表达了山里人对美好生活的梦想与追求。薅草时,往往几十个人齐偡偡地吼一阵子,幸福洋溢在脸上,疲劳灰飞烟灭,那场面,有气吞山河之势。可惜,现在农村已经流行使用除草剂,不用薅草了,还干吼什么薅草歌?“高山音”被除草剂“除”了,这不是偶然。

现代化的生产方式,让与之相依存、具有组织和鼓舞劳动的原生态山歌失去了实用功能,集体劳动的演唱群体也不复存在。“我们的民歌其实蛮有味的,可是在城里,就是胆子再大,也没人敢吼几嗓子,否则连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有神经病了。”3月16日,远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建筑市场打工的鹤峰县邬阳乡斑竹村小伙子张文高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生活方式改变了,民歌失去了滋养的土壤。鹤峰县每年外出务工人群约4万人,且多为中青年,民歌的生存环境早已改变。“年轻人都不喜欢唱民歌了。”鹤峰县文体局负责人说,年轻一代对原生态民歌不感兴趣,他们不愿再学唱民歌。特别是在现代传媒的强力吸引下,年轻一代的人生观与审美取向随之改变。

自编自唱的传统民歌曾经是广大劳动人民重要的娱乐方式,深深扎根于劳动人民心中,时代变了,民歌的审美意义在农村年轻一代的心中已然“贬值”,记者调查中发现,对民歌感兴趣的年轻人很少。

鹤峰县民宗局负责人认为,生产生活环境的改变导致民歌的传承出现断裂。原生态民歌产生繁衍于劳动人民的生产生活习俗,如婚嫁、祭祀、丧葬、娱乐、耕种等,如今,原始的婚嫁、祭祀、丧葬习俗和生产方式大有改变,老百姓的娱乐方式越来越丰富,民歌传承没有了行为自觉。

传承:要有切实可行的措施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民歌传承路在何方?

鹤峰县文体局负责人说:“民歌传承还得先从娃娃抓起,可以利用学校这个教育平台。”据了解,我州目前的学校教育很少给民歌传承留下空间,高等音乐学院有管弦乐、钢琴、民族器乐、民族声乐等专业,民歌似乎难登大雅之堂。

记者调查发现,鹤峰县部分农村学校甚至没有专职音乐教师,音乐课名存实亡。条件较好的个别农村学校和城区学校,虽然有专职音乐教师,采用专门的音乐教材,却极少教唱原生态民歌。

2009年,时任鹤峰县太平镇民族中学校长李先云率先聘请该镇民间艺人担任编外教师,每周义务教孩子们练唱茅坝山歌。但茅坝山歌的“边嗓子”演唱技艺十分难学,记者曾跟着学了整整45分钟,课堂上似乎能唱得像模像样,下课没几分钟就又唱成了南腔北调,最终半途而废。

2010年,鹤峰县中营镇也曾聘请王桂姐、王月姐教中小学生练唱“高山音”,高山音的练唱难度较大,坚持练习高山音的学生较少,后来,有七八个学生能像模像样地唱几首,总算给了王氏姐妹一点小小的安慰。

学校如果能把教唱民歌作为音乐课程,每周固定教授课程表,必定有所收获。但光学校教育够吗?

就职于湖北民族学院的北大国学博士陈云豪建议:“可运用现代技术手段保护、传承、发展原生态民歌。比如,政府相关部门可以请各地的民歌艺人与广场大妈共同整理、录制民歌MTV,在广场舞播放器的内存中存入MTV,以生产小组为单位,每个小组送1至2台播放器。”广场舞播放器100元左右,成本并不高。

他还认为,可以在当地电视台增设固定栏目,长期播放民歌MTV,有关部门可以制作光盘免费赠送,将民歌做成免费手机铃声,可以免费网上下载等。这样,不仅可以把民歌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更能借助人们的直接体验,无形中促使群众熟悉、练习本民族的歌曲,强力推动民歌的挖掘、保护、传承与发展。

曾登上中央电视台的鹤峰县草根歌手向延红认为,必须加大政府扶持力度。向延红因为商演机会曾几次到过加拿大。他发现加拿大有个特殊现象,老百姓会自觉传承当地的民俗文化,很多家庭都是全家总动员,并自觉代代相传。喜好民族文化的加拿大艺人们不用考虑生计问题,他们乐在其中。

民歌的传承与发展是重要的,怎样有效保护、永续传承、不断发展?需要思考出切实可行且有效的措施,并立即付诸行动。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岳琴

要怎样挽救我们的民歌?该文虽未广泛深入调查我州各地民歌式微的现象,却可通过鹤峰县民歌传承现状窥斑见豹。日常生活中,人们也早已感觉到,过去生机勃勃、信手拈来的民歌,而今难以听到。因为民歌已经失去了传统的生存土壤。

民歌产生于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是从群众中来。梳理其产生、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明白,群众创造、群众使用才有生命力。

因此,从群众来,传承还得到群众中去。但时代变了,“到群众中去”的方式也要变。就职于湖北民族学院的北大国学博士陈云豪的建议让人茅塞顿开:运用现代技术手段,将民歌录制成MTV,在广场舞中播放,在当地电视台增设固定栏目播放,制作光盘免费赠送,做成手机免费铃声等。笔者认为,这都是行之有效的传承方式,让民歌重回民间,采取人们乐于接受的方式,人民群众就会自觉传承,民歌就不会消失。一定还有更多有效的传承方式,从事文化传承工作,只要集思广益,勇于探索,传承发扬就不是难事。“到群众中去”,还须有所选择。浩瀚的民歌中,有许多催人奋进、提振精神、幽默诙谐的精品力作,但也难免存在糟粕。要传承发扬民歌精华,也要大胆扬弃糟粕。


责任编辑:朱 峰
人参与
标签:恩施民歌
分享到:0
视界 >>更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发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最新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图说新闻
文产动态>更多
2012年非遗保护工作和“文化遗产日”活动新闻发布会召开
泸溪县《湘西木雕》湖南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名单
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名录项目“苗画”代表传承人梁德颂受邀赴香港
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考察湘西老司城遗址
梵净山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开启帷幕
武陵山片区共36处入选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