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征龙:大庸为何改名张家界?

时间:2019-02-17 12:23  来源:武陵网  作者:刘明
分享到:


萧征龙(右)与本文作者。

       我一直叫他萧老爷子。 

       可以说,在谋划写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身边人物系列时,萧老爷子就是我想写的人之一。 

       老爷子全名萧征龙,今年82岁,和我是老乡,湘西永顺县人。 

       亲不亲,家乡人。我不遮掩这观点,一个对家乡都不热爱的人,他或她会爱国什么的,不太让人相信。 

       当然,仅是家乡人就写,也不太可能。 

       可是当我把知晓的萧老爷子经历和故事,放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大时代背景下时,你就知道其价值和意义了。

        四十年前,萧老爷子四十出头,还在湘西龙山的田间地头劳作。由于表现突出,这位“臭老九”刚刚加入中国共产党。

       “臭老九”是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标签。

       萧老爷子从不忌讳这称呼,因为他确实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而且还读了两个大学。

       1937年冬,萧老爷子出生于永顺,父亲是国民党军官,解放前起义,后去了云南昆明。

      1955年,萧老爷子考入西安外国语学院俄文专业,准备去苏联留学或当翻译。

      不久,因中苏关系破裂,1957年9月,他再次考进西北农学院。

       1962年参加工作,他分到龙山县农林牧水局,从十三级技术员到九级农艺师,这一干就是21年。

       1983年,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和专业化”的用人标准,他被提拔为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副州长。

      那一年,萧老爷子46岁。

       1988年,大庸设为地级市,时任湘西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的他,被选为大庸市市长。

       1994年4月4日,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更名,大庸市改为张家界市,他已在市委书记岗位上工作近两年。

       1998年,从张家界市委书记岗位上退了下来,直到2003年正式退休。

       巧合地是,他在公务员岗位工作也是21年。

       我认识萧老爷子,正是2003年,他当时担任湖南省西部综合开发研究会会长。

       记得那年九月,在永顺举行的“猛洞河论坛”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站在台上脱稿讲了一个多小时。

       他讲湘西发展的过去与现在,引经据典,娓娓道来;聊到抉择未来,成竹在胸,信心满满……

       更主要的是,与其他人不同,他不用本地话演讲,说普通话的同时,还时不时地夹带着几句英语和俄语。

       台下除了掌声,更多的是鸦雀无声。

       久闻嘉宾“萧征龙”大名,因为他也是永顺人,担任过大庸市首任市长,大庸改为张家界后,他又是首任市委书记。

       在那次论坛上,他说,自己玩了21年技术,玩了21年权术,今年退休后,准备再玩21年学术……

       他公开自嘲,玩技术阶段是“利用物、开发自然”;玩权术时代是“指挥人、治理社会”;玩学术岁月则是“研究事、探索真理”。

       当然,这个玩是要打双引号的。但至少给我感觉,他是一个没有官架子且有故事的老人。

       那时候,我在新华社湖南分社新闻信息部,受时任县长董清云的邀请,参加了论坛。

       董清云县长是我的小学老师,经他介绍,我和萧老就这样认识了。

       我叫他“萧老书记”,他说,现在不当书记了,作为家乡晚辈,叫“萧老爷子”亲切些。

       好吧,那就听他的,叫“萧老爷子”。

       这一叫,16年过去了。

       不知不觉,他玩学术也快21年了。

       从“玩技术”到“玩权术”,再到“玩学术”,无疑,萧老爷子的人生充满传奇。我曾无数次问他,这有什么秘诀没?

       他送了我十八个字:读书改变命运,勤劳创造财富,忠诚赢得荣誉。

       后来,也就是十年前,我随萧老爷子去过龙山,看了他当年驻点的一些农村。

       几十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可在他眼里,仿佛就是昨天。

       在茅坪乡水砂坪地区,我们去了他当年住宿的老杨村王主任家里,和很多老朋友见了面,那天,他多喝了几杯。

       他至今还记得,那是1983年6月21日,他和向支书家的五个劳动力在高产试验田施肥、中耕,大家你追我赶,有说有笑。

      上午十一点多,机耕道上开来一辆北京吉普车,说是县委书记朱光庭专门安排接他去县里开会的。

       第二天,开完现场参观学习会,下午,朱书记才告诉他,省委体制改革组领导准备找他谈话。

       他当时还猜想,是不是自己这些年发表了不少调查报告和论文,准备调他去州科委或农业局当技术员去。

       没想到,领导们说,根据他在基层长达21年的表现,经老干部们推荐,组织进行考察,报请湖南省委批准,决定调他去州政府任职。

       第二天清晨,他谢绝了县委安排小车送,自己搭班车去了吉首。年底,他被选举为副州长,分管农业。

       两年后,主要领导要他换岗主抓对外经济工作。

       他不负众望,带领大家到北京推荐湘西,还邀请不少曾经在这土地上战斗过的国家领导人为地方发展出谋划策。

      “湘西是一片美丽的土地,也是一块红色的土地,更是贫困的土地……”

       湘西作为红二方面军红色根据地中心,在北京的老革命们看到还十分落后,很感叹,于是联手呼吁相关部门要给予大力支持。

       没多久,他们很快拿到了国家民航同意修建大庸飞机场的批件,获得了财政部关于支持兴办武陵大学的专项资助……

       武陵大学,即现在的吉首大学张家界校区。

       这会不会是他后来到大庸任市长的重要因素?不得而知。

       关于设立大庸地级市的缘由,在多次接触中,萧老爷子就告诉过我,主要是为了整合武陵源核心景区的发展。

       大庸设地级市以前,武陵源核心景区分属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大庸市(县级)、桑植县和常德市的慈利县。

       三县市群众为了各自的利益,在景区发生过一些矛盾和纠纷,这都是割裂的行政管理体制所造成。

       为此,湖南省委省政府高度关注,并向国务院呈报了成立大庸地级市的请示。1988年5月18日,国务院作出了同意的批复。

       批复中也提及了大庸市辖的县区:武陵源区、永定区、慈利县和桑植县。

       萧老爷子说,大庸地级市的组建,是坚持改革开放,以旅游业为龙头,全面实施旅游带动战略的必然结果。

       他告诉我,1998年下半年,湖南省委省政府任命赵杰兵(时任娄底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为筹备组长,他任副组长。

       聊到历史,萧老爷子深有感触,他说当年仅靠“三个一”起家的,三年里,市委市政府办公地点就搬了三次。

       这“三个一”就是:一百名工作人员、一辆旧桑塔纳轿车和一百万元筹备金。

       虽然那时候条件简陋、物资匮乏,但大家团结共事、精神充实、工作勤奋,留下了很多珍贵的记忆。

       萧老爷子多次和我提及赵杰兵书记,说这个比他还小十一岁的好班长年轻时当过知青,两人性情差不多,搭档虽只四年,但终身难忘。

       诸多难忘之事中,就不能不提他们共同为大庸改成张家界所作的努力。

       萧老爷子说,可时至今日,还有人在说“张家界市”的更名,是他们主政时没有文化和无知的表现,让人莫名其妙。

       那么,为什么要将大庸市改名张家界市?

       为了弄清楚来龙去脉,2月13日,我在长沙再次拜访了萧老爷子。

       他说,张家界城市的更名,不是他和赵杰兵同志的发明。

       原来早在大庸筹备建市时,具体到1988年底,人民日报资深记者吴昊和《福建日报》总编就来了信,建议大庸改名为张家界。

       萧老爷子坦言不记得总编的名字了,遗憾,但他记得两人的观点:“庸”正面理解为安居乐业,反面理解则是庸人、平庸了。

       他们还说更名具有现实意义,“张”有张开之意,“对外开放,国家振兴,才能走向世界,故名张家界。”

       作为湘西人,早在1982年9月25日张家界林场正式命名为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后,我也听人说过,“到了大庸玩,不知张家界。”

       成立市后,不少游人都为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而来,可到了大庸,很多人反映,真不知就在这个地方。

       1991年,湖南主管旅游和对外工作的陈副省长建议,张家界自然风光名扬世界,不妨把市名改过来。

       在市县区召开的两会上,很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提及了改名之事。

       游客的呼声、对外开放的要求及领导们的提示,加上各级会议人员的建言,1991年,更改市名的工作启动。

       1993年,萧老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利用出席全国人大会议机会,在湖南组讨论会上,当面向朱镕基副总理提出了张家界更改市名的请求。

       会议期间,时任民政部长多吉才让明确表示,支持大庸改名张家界,并要求尽快按程序办理。

       1993年下半年,全国地名专家委员会通过讨论评审,改名获得全票通过。

       这之后,一切都顺水顺风了。

       1994年4月4日,国务院下文批复同意大庸市更名为张家界市。

       4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仙境”张家界,合力建新城》文章,首次向外界披露了大庸市更名情况。

       4月23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在长沙召开了行政区划更名新闻发布会。

       5月18日,大庸市直各单位正式挂出“张家界市”的招牌。从此,大庸作为行政机关的名字,成为历史。

       这些年,一些张家界和湘西的朋友说,张家界除了自然风光闻名于世,其实文化也很厚重,大庸,就是古庸国所在地。

       我不是考古学家,但在研究世界文化遗产永顺老司城遗址过程中,查阅了大庸之名,明代所修有关州、府、县志亦无考证。

      直至清道光的《永定县志》始有解释。一说大庸之名,源于大溶(庸)溪。查它作为地名,最早见于元代(1321年)有“大庸口”出现。

 大庸口就是大溶溪注入澧水的地方。

     “大庸卫”作为一级军事组织,始于1376年,由“羊山卫”改置而来。羊山就是今永顺县羊峰山,距澧水远,运输不便,卫所搬迁。

       但1398年,“大庸卫”就改成了“永定卫”。1735年,清“改土归流”后,湖南才有永定县名。

       1914年,因与当时福建省的永定县同名,又改名为大庸县。直到1985年成为县级大庸市。

        那么,大庸是不是古庸国所在地呢?这个公元前六一一年就被楚、秦和巴三国所灭的国家,值得考究的太多了。

       当然,哪怕就算是,一个古庸国的品牌价值,当前如何与“张家界”同日而语?

       萧老爷子也赞成我的观点。

       他说,没必要在改名上再与人争论了,因为张家界发展的事实已得到了广泛认可,品牌价值形成了社会共识。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如今,年过八旬的萧老爷子,“离岗不离党,退休不退色”,这些年思考最多的是:到底该如何做大做强旅游产业?

       因为就张家界和湘西州来说,年旅游人气加起来,早已超过一亿人次。但两地的“财气”呢,哪怕与周边市州比,差距仍明显。

       离开他家时,萧老爷子告诉我,躬逢盛世,不妨利用有生之年,多为家乡、为地方、为社会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我笑着说,当年正是在您这观点影响下,也是在您推荐下,我结识了永顺县委李平书记,也才有把大汉集团引进家乡投资建设之事啊。

     “当年是哪一年?”

     “2009年。”

      萧老爷子摘下眼镜,用手揉了揉眼角,耸了耸肩,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 十年了,时间过得好快啊。”(作者:刘  明,男,湘西人,中新社原记者,十八洞村、大汉控股集团等单位和景区宣传策划顾问。曾被评为新华网十大名博、感动家乡十大人物。)


责任编辑:朱 峰
人参与
标签:人物特写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编辑推荐
视界 >>更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发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最新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图说新闻
资讯>更多
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召开教育工作务虚会
张家界市委管理干部任前公示公告张组公〔2012〕2号
湖北民族学院第七届“心理健康月”之心理短剧大赛圆满闭幕
《迷人的张家界森林公园》入选新加坡华文教材
姚绍军掀石救火车
恩施市举行第二届山民歌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