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林荣俊和他的“二仙雪”乌龙茶

时间:2014-12-15 20:01  来源:咸丰新闻网  作者:二仙岩
分享到:

    春去春又来,花谢花又开。不觉间,台商林荣俊从台湾阿里山到湖北二仙岩,已是整整17个年头。

  闲暇之时,林荣俊总是习惯于到二仙岩茶叶基地走一走、看一看。这一习惯,从他在二仙岩建起乌龙茶生产基地以来,不论季节,不论时日,始终保持。

  身入茶园,心入茶园,并非是他对公司的原材料生产质量不放心,而是作为一名实业家,受其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对产品品质的坚守所驱使。

  林荣俊的茶园里的茶,一株株,一丛丛,皆是有名有姓:青心乌龙、金萱乌龙、铁观音、奇兰。它们清一色的生在台湾阿里山,长在大陆二仙岩。说起它们的生长,林荣俊至今仍是感慨万千。

  早在1992年,已在台湾开发乌龙茶13个春秋、客户遍布欧美各国的林荣俊,耳闻目睹一批批台资企业在大陆春笋般地崛起、雪球似地壮大,不禁怦然心动。随后的5年时间里,他辗转云南、广西、福建、湖南和湖北,苦苦寻觅理想的创业基地。他信奉好茶出自好山好水好气候,是缘分牵他落脚二仙岩。

  1997年春,时任咸丰县科技副县长何诗标亲自接待专程来咸丰考察的林荣俊,向其推荐并陪其登上了二仙岩。

  二仙岩位于咸丰县西北角,距县城87公里;平均海拔1400米,最高海拔1700.1米;国土面积72平方公里,生态原始,植被丰茂,土壤肥沃;四面悬崖峭壁,山顶宽阔舒缓,泉眼数十处,四季不涸。

  踏勘了二仙岩,林荣俊又查阅咸丰文史。他想了解的,既不是今古传奇,也不是民风民俗,而是咸丰的自然、地理和气候。

  咸丰属亚热带气候,四季分明,年平均气温15℃-17℃,极端最高温度37.6℃;夏无酷暑,雨热同季,雨量充沛,年平均降雨1300-1500毫米;冬无严寒,全年无霜期270-290天左右。耕地肥沃,土壤疏松,黄棕壤、黄壤约占84.1%,含硒适度;森林覆盖率73.1 %,生态优良。

  湖北居中国之中。咸丰居武陵山中,处神秘北纬三十度上。

  天时、地利、人和,使林荣俊吃下定心丸:立足咸丰二仙岩,开发仁仁硒茶。

  同年秋,林荣俊着手创建湖北仁仁硒茶开发有限公司。创业之初,他把茶厂建在咸丰小村。

  小村不是一个村,而是咸丰县的一个乡。这个小村,小名之下,管辖着12个土家苗族行政村,其中,居然有个叫大村。小村管大村,说它低调就是低调,说它奇葩就是奇葩。林荣俊把茶厂建在这个低调而奇葩的处所,自有他的缘由。答案在11年之后的2008年5月揭晓:小村跻身“全国环境优美乡镇”。回首林荣俊当年的选择,恰似良禽择木而栖。

  当时的小村,以及现在的小村,一直都是咸丰县的产茶大乡、恩施州的产茶大乡、湖北省的产茶大乡。全乡拥有茶园2.98万亩,建有茶厂19家。每到春来采新茶,山山岭岭,村村寨寨,男女老少齐上阵,欢声笑语绕着人头山飞。

  道家看来,品茶是帮助炼“内丹”,升清降浊,轻身换骨,修成长生不老之体的好办法;佛家认为,茶是禅定入静的必备之物。红尘中的林荣俊闹中取静。他悟茶道:茶的外相是物质,茶的内核是文化;茶的精髓是品质,茶的生命是品牌;世人若解茶之道,不羡仙人做茶人!

  小村茶叶产业发展走的是“公司+基地+农户”的路子。林荣俊看来,这一模式有利有弊,弊大于利。利处在于:企业与茶农抱团闯市场,利益均沾,风险共担;弊端在于:千家万户分散种茶,原材料的“有机、无公害、无农残”,不易把控。

  基于此,他不收购当地现成的茶叶,而是另辟蹊径,租赁当地农民的土地,从幼苗着手,精心培育奇兰、铁观音,自办原材料基地。

  优质而充裕的原材料,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为确保原材料的原生态,林荣俊把心血投到了令他梦寐以求的二仙岩。

  二仙岩是一座弥漫着神秘气息的亚高山。古往今来,环绕于它的传说,除了二仙,还是二仙。传说中的二仙,谁也不知道他俩是从哪里来的,又到哪里去了。民间口口相传的说法是:二仙云游,途中在那座山上歇脚论道,一个仙人问另一个仙人“金米和银米,你要哪一种?”另一个仙人心头有个小九九,他想:金的比银的更值钱,于是脱口而出要金米。发话的仙人右手一挥,人间奇迹诞生了:山脚下的大路坝、水坝、茅坝、钟塘、尖山等河谷地带,处处是银米--稻米,而巍峨险峻的大山之上,处处是金米--玉米。这一来,说要金米的那个仙人傻了眼:稻米比玉米值钱,山下比山上舒坦。当然,传说不是历史。大处讲,传说不靠谱。小处讲,传说也在传递社会正能量。这个传说告诉人们:一味趋利,未必有利。先人为了教化后人,便把这座传说中仙人歇脚的大山,取名二仙岩。

  传说未必万寿无疆,它有它的存活期。当刀耕火种如火如荼时,二仙岩山上出金米、山下出银米的高论,是颠灭不破的。一旦现代科技登了场,神秘面纱便揭开:二仙岩山上的金米和山下的银米,与仙人挥手毫不相关,与之休戚相关的,是海拔,是气候!

  林荣俊把创业的目光锁定二仙岩,可说是他漠视舒坦,仰视崎岖。平坦大道上,风行的是人云亦云,盲目从众;惟有崎岖之旅,方显人生本色!

  二仙岩茶场的茶苗全部来自台湾阿里山。当时是1999年,大陆与台湾还没直接通航。为把阿里山的青心乌龙和金萱乌龙运抵大陆二仙岩,林荣俊煞费苦心,真可谓豆腐盘成肉价钱。那些原生茶枝的空中航程是:台湾--香港--深圳--武汉--恩施,再经汽车转运,总算上了二仙岩。

  茶枝上了二仙岩,林荣俊和台湾来的技术员一道,手把手地教本土农民工搞扦插。扦插茶苗,对于二仙岩上的农民工来说,纯属“新媳妇坐轿子--头一回”。不会不打紧,因有师傅教。那些本土农民工虽然手头在忙活,但心里却在打鼓:听过歌里唱的“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但阿里山的茶叶枝条,为啥细得像牙签儿?二仙岩的春时是“山下开桃花,山上飘雪花”,这些玩意儿插进土,天才晓得活不活!

  农民工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林荣俊茶园里的扦插苗,有的死了,有的活了,还有的不死不活。针对这个现实问题,林荣俊与农民工们的看法迥然不同。农民工们想的是:我们拿了老板的钱,一脚一手插的苗,结果死的多、活的少。老板不甘心,又开工钱请我们插,我们怎么好意思?林荣俊想的正相反:不看死的,专看活的。既然部分茶苗能够活,哪能轻易说放弃?问题不是在于二仙岩上出不出茶,而是在于技术环节中的细节到不到位。老板铁了心,农民工继续上。当山下桃花烂漫时,他们蹲在二仙岩,一门心思育茶苗;当山上雪花纷飞时,他们还在二仙岩,一门心思护茶苗。四季探索的结果皆大欢喜,农民工交口称赞林荣俊“说到做到,不放空炮”,“回回都付活子子(现金),不欠工人一分钱”;林荣俊环视二仙岩上的600亩茶园,心潮澎湃:“我的乌龙茶,就叫‘二仙雪’”!

  林荣俊的茶园不用一粒化学肥料。茶树要生长,营养哪里来?肥源是:植物性的有机肥。操作流程也简单,就是将黄豆粉、油菜枯和芝麻枯混合发酵,用其浸出的汁儿,与泉水按1∶200倍的浓度稀释后,泼洒在茶园里。如此这般,一举三得:杜绝了化肥残留、确保了茶树营养、培养了土壤微生物。常年在他茶园务工的当地农民说:林老板给茶树上的肥,人都可以直接吃。

  因土壤肥沃,他的茶园最爱长草。特别是春夏秋三季,一茬接一茬的有名的和无名的野草,经山风一吹,便成燎原之势,把他的茶园裹得严严实实。但毕竟,茶园的主角是茶树,而千姿百态的野花野草,只当是来串门的,岂能喧宾夺主!茶园除草,势在必行。林荣俊的除草法,既原始,又低效。他不用一滴除草剂,或请人工用手扯,或者就是动锄薅。这样除草的局面是,头一茬尚未彻底,第二茬、第三茬跟手又来。农民工体贴林荣俊,劝他动用除草剂,说是一个人用喷雾器喷一天,可抵几十个人用手扯一天。林荣俊心头明白,那是善良的老百姓在替自己琢磨省钱的事。老百姓的出发点,全然都是为他好,但林荣俊坚决否决了除草剂。有机、无公害、无农残,是他矢志不渝的追求。

  茶园嵌在野山中,自然免不了要长虫。茶树长了虫,农民工替他急,三番五次催促他,快点儿安排打农药。奇怪的是,别人着急他不急。不急则罢,他居然说:“有虫子?好啊!千万不能喷农药,留那些虫子给鸟吃。”

  咸丰生态优良,气候宜人。宜人的气候除了宜人,当然宜鸟。咸丰鸟多,便宜了林荣俊。他茶园里的虫子,全被鸟们啄得一干二净。鸟们丰衣足食,流连忘返,纷纷在他的茶树上筑巢、恋爱、结婚、产蛋、孵仔。因而,林荣俊的茶树上,形形色色的鸟巢,比比皆是。工人喊他林老板,其实他心地慈良得像老母亲。为了鸟们,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工人:“鸟是我们的好朋友。不论是采茶,还是扯草,你们多加小心,宁可绕一绕,避一避,也万万不能触碰鸟窝。那些窝是鸟儿的房屋鸟儿的家。如果你们毛手毛脚损毁了它,鸟们也会诅咒人!”

    2012年10月18日上午,二仙岩上,秋高气爽。习惯使然,林荣俊独自去他的茶园走一走看一看。走着,看着,蓦然,一个景致扑入他的眼帘:鸟巢,一个精致的鸟巢筑在他的茶树上!本来,茶树上的鸟巢,林荣俊早已见惯不怪。但这回,他的心头格外热乎--茶树上的鸟巢里,偎着两枚乖乖蛋。看情形,鸟爸鸟妈上班去了。它们把自己的心肝宝贝儿,放心大胆地留在了清爽、清洁、清静的家。

  林荣俊轻轻地去,正如他轻轻地来。他往返20公路,回茶厂拿来相机,于上午9点56分按下快门,记录下神秘北纬三十度二仙岩茶园里的神奇!

  林荣俊的“二仙雪”乌龙茶,出产在湖北咸丰二仙岩,销售在大陆、台湾和欧美市场。“二仙雪”漂洋过海,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杭州检测中心的认证外,还有鸟的认证。人的认证属人为,但鸟的认证,纯属自然。

  林荣俊说,二仙岩是茶人的仙山福地!

  曾经的二仙岩始终被神秘的云雾和神奇的传说笼罩着。直到2005年秋,她的面纱才像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2005年10月2日至6日,华中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小青、湖北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水利电力高级工程师曹军、湖北省水利厅技师张斌和咸丰新闻记者曹征服、李维君、徐定斌、杨秀文,组成志愿科考团队,登上传说中曾有二仙论道的二仙岩。他们科考认定:二仙岩是典型的亚高山草甸沼泽湿地,其类型全国惟一。这一论断随即引来世界自然基金会武汉项目办公室和国家林业局专家组对二仙岩的深入科考。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湿地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国家林业局湿地研究中心主任崔丽娟一语中的:二仙岩是有典型泥炭累积的亚高山草甸沼泽湿地,其类型在地球同纬度地区,尚属惟一。

  当二仙岩被权威机构的权威专家认证为湿地自然保护区时,台商林荣俊早已捷足先登8个春秋。可以说,林荣俊看山看水看气候的眼光,的确独到。独到之处在于:他透过山水,参悟茶道。

  道为何物?老子在他的《道德经》里,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二仙岩上,林荣俊心旷神怡。茶道之旅,林荣俊心有愤懑。林荣俊说:“茶,不是金,也不是银,它就是一种饮品,其价格,应由价值来决定、市场来决定、消费者来决定。大陆茶市,曾有无数双有形或无形的黑手,把普洱、雀舌的单价炒到数以万计,最终深受其害的,除了中国的茶产业,就是中国的茶产品。”

  众生问道,老子说:道法自然。

  林荣俊仰视二仙岩问茶道,依稀听见仙人说:自然的,便是最好的!


责任编辑:朱 峰
人参与
标签:台商
分享到:0
视界 >>更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发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
    最新评论进入详细评论页>>
图说新闻
资讯>更多
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召开教育工作务虚会
张家界市委管理干部任前公示公告张组公〔2012〕2号
湖北民族学院第七届“心理健康月”之心理短剧大赛圆满闭幕
《迷人的张家界森林公园》入选新加坡华文教材
姚绍军掀石救火车
恩施市举行第二届山民歌大赛